——中國反恐,需“內外兼治”!
  解說:
  烏魯木齊5.22嚴重暴力恐怖案件告破,五名犯罪嫌疑人策劃實施。新疆啟動為期一年的嚴打暴力恐怖專項行動,罪惡纍纍的東伊運,再次成為重點目標。境外恐怖組織,境外極端宗教,滲透、煽動、支持、組織。《新聞1+1》今日關註,中國反恐,需“內外兼治”!
  評論員 白岩松:
  你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近幾年來烏魯木齊、新疆引發國內以及世界的高度關註,尤其是今年以來,尤其是5月22日這種暴力恐怖襲擊發生以來,更是引發了國內國外的高度關註。哪裡有關註哪裡就會有壓力,其實承擔這種壓力的人很多很多,包括每一個普通的百姓。但是其中警察和特警們的壓力一定特別大。這也難怪這個周末有兩張圖片格外的引起網友們的感慨。我們看從新疆發回來的照片,特警們是排隊蹲著在吃盒飯。還有一張照片,看他們睡在哪,可不是木地板,這應該是很涼。但是恐怕實在是太困了,特警們是躺在這睡。見到這種場景的時候大家自然要說辛苦了。可能這種辛苦短時間還看不到立即可以結束的這種跡象。未來的一年,這樣的圖片,這樣的蹲著吃飯,這樣的這種睡覺,可能甚至會成為一種常態。因為魔高一尺,必須道高一丈。但是除了我們很多人承受壓力並且變得非常辛苦去堅決反擊暴恐分子之外,除了中國,整個世界還應該做什麼?因為這畢竟是一個統一的反恐鏈條,今天我們就來關註先從國內說起。
  解說:
  不管什麼原因,不管什麼背景,暴力恐怖犯罪都是人類的公敵。
  這兩天,一張照片在網絡上被廣泛傳播。在5月23日烏魯木齊舉行的嚴厲打擊暴力恐怖活動專項行動誓師大會上,這個小男孩向巡邏軍車敬禮的動作。表達了普通民眾最簡單的願望,那就是人民要過和平和安靜的生活。
  迪力熱拉·艾合買提 喀什師範學院學生:
  (暴恐行為)令人髮指,特別可惡,他們傷害的是無辜的老百姓,甚至婦女,小孩都殺害了。所以我覺得他們是沒有人性的。
  阿依吐拉·於買 烏魯木齊市環衛工人:
  我反對他們,誰傷害老百姓我就反對他們。
  再努爾·沙吾提 喀什市民:
  希望政府嚴厲打擊這些暴恐份子。
  解說:
  從5月23日開始,新疆將啟動為期一年的嚴打暴力恐怖活動專項行動,這期間對暴力恐怖和宗教極端團夥的犯罪行為,展開深挖及嚴懲。
  在5月24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檢察院、公安廳聯合發佈的通告中,重點列舉了八類禁止事項,其中對販賣、運輸、傳播、複製暴恐音視頻等違法犯罪行為將被列為嚴重打擊內容之一。來自官方的信息,近年來通過警方破獲的多起暴恐案件來看,暴恐分子實施的暴恐活動似乎都和參與非法宗教活動、收聽觀看暴力恐怖音視頻有著緊密的聯繫。     
  隨著5.22嚴重暴力恐怖案件的告破,警方也發佈了該案一些重要的信息。五名製造烏魯木齊5.22嚴重暴力恐怖案件的嫌疑人,都是長期受宗教極端思想影響,並參加非法宗教活動,收聽、收看暴力恐怖音視頻,他們在2013年年底初步形成了一個五人暴恐團夥。在今年5月22日實施了暴力恐怖犯罪。
  而在5月25日凌晨,由新疆各級公安機關實施的零點抓捕行動中,共抓獲了200餘名犯罪嫌疑人。據26日新疆日報的報道說,此次抓捕的涉暴力恐怖犯罪的嫌疑人,基本已80後、90後為主體,他們大多數通過互聯網和多媒體卡等載體觀看暴恐音視頻,傳播宗教極端思想,學習“制爆方法”和“體能訓練方式”,並借助QQ群、短信、微信以及非法講精點等交流制爆經驗,宣傳“聖戰”思想,密謀襲擊目標等。
  白岩松:
  其實這種反恐升級的相關信息,還可以陸續增加很多。比如說北京又新增加了三個地鐵站是人物同檢的,人和你的物體是同時要安檢的。還有今天北京市公安局發出信息,今後我們的公安特警當遇到正在實施暴恐行為的犯罪分子的時候,可以不警告直接開槍等等等等,後面還可以加很多。
  針對未來這一年,嚴厲打擊暴恐的這種專項行動,究竟意味著什麼?今天我們還是要連線一位專家,是大家熟悉的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的李偉。李所長,你好。
  李偉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
  岩松,你好。
  白岩松:
  未來這一年,我們已經正式定位為嚴厲打擊暴恐的專項行動。它意味著什麼?因為其實要不列為專項行動,未來見著也會打,但是立了專項行動意味著哪些變化和特征是跟不立不一樣的?
  李偉:
  好的,我們知道立個專項行動,實際上其中最突出的一點,也就是說我們不能夠再容忍恐怖分子對普通百姓的殘害,如何不能容忍呢?我們說反恐必須要下好先手棋,這個先手棋從一定意義上里說,就是說要先發制人。我們知道除了5.22烏魯木齊發生了恐怖襲擊事件以往外,我們相信這些恐怖份子、暴恐團夥依然在密謀策劃一些恐怖襲擊活動。所以如果再等他們策劃這些襲擊活動付諸實施的話,我們又可以看到很多無辜的百姓又會喪命,或者說受到這些暴恐分子的殘害。這為期一年,我們說第一個目標就是儘量的將一些正在預謀實施,或者說準備實施了、或者策劃的暴恐活動的同謀,對它消滅在萌芽狀態。第二個意義,我們看到這次的嚴打與以往有幾點不同,我總結是三點不同。第一個為期比較長,這是一年的時間,我們也知道反恐鬥爭非常尖銳複雜,所以說你說一兩個月、兩三個月,可能是不足以能夠。
  白岩松:
  有些事去不了根。
  李偉:
  對,第二個不同呢,我認為這一次要深挖策劃組織、包括傳播極端音視頻的這些幕後的黑手,這個黑手我們提到境內有,境外也有。第三個方面,我們說要切斷恐怖活動鏈條上的每一個環節,從境外到境內,包括它的資金,包括人員策劃,包括人員的組織,包括極端思想的傳播和觀看,這些必須採取這樣的嚴厲手段,才可能遏制當前十分猖獗的恐怖活動。
  白岩松:
  所以說一個看似簡單的時間拉長其實完全不簡單,它意味著打擊的範圍可能更廣,而且這個鏈條更長,而且縱深的程度也更大。如果再接著總結兩點,可能是絕對不能再被動了,必須主動出擊。另外一個由事後打擊一定要要提前預防,讓它不再發生來完成重要的轉變。接下來我們就要關註其實這種暴恐的襲擊,不僅僅是被很多人給它批上了所謂宗教或者民族的外衣,它是世界暴恐行動當中一個重要的鏈條,我們接下來繼續關註。
  口播:
  5月24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檢察院、公安廳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等相關法律規定,正式發佈依法嚴厲打擊暴力恐怖活動的通告。
  解說:
  通告明確提出:“嚴禁偷越國(邊)境或者組織、策劃、煽動、運送、協助他人偷越國(邊)境”。而在過去暴力恐怖分子製造的一系列恐怖實踐中,很多就是受到了國外恐怖分子的煽動,甚至是協助。其中“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又稱“東伊運”的恐怖組織最為活躍。在2003年12月15日,公安部公佈的第一批恐怖組織和恐怖分子名單中,“東伊運”就在其中。
  口播:
  根據聯合國反恐決議和中國有關法律,公安部正式認定下列四個組織為恐怖組織。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東突厥斯坦解放組織、世界維吾爾青年代表大會、東突厥斯坦新聞信息中心。
  解說:
  “東伊運”被認為是東突恐怖勢力中最具危害性的恐怖組織之一。已經被聯合國安理會認定為恐怖組織。近年來,“東伊運”在境外建立基地,培訓暴力恐怖分子,不斷派人潛入中國境內,策劃、指揮、製造了一系列聳人聽聞的恐怖活動。
  去年10月28日,北京天安門金水橋恐怖襲擊事件,造成兩名游客死亡,38人受傷。而這次經過嚴密策劃,有組織有預謀的暴力恐怖事件的始作俑者就是東伊運。該組織還揚言要繼續對中國境內目標實施恐怖襲擊。
  今年烏魯木齊4.30火車站嚴重暴力恐怖襲擊案件發生後,東伊運也再次發佈10多分鐘的視頻,宣稱對此次事件負責。
  此外對權威部門統計,僅2013年,“東伊運”組織共製作發佈暴恐音視頻107部,部分傳入境內,煽動性極強,昨天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公安廳法制總隊副總隊長努日曼·肉孜也表示:近年來破獲的多起暴恐案件,暴恐份子幾乎都是參與非法宗教活動,收聽觀看暴力恐怖音視頻,引發“聖戰”共鳴,最終實施暴恐活動。
  白岩松:
  這裡就涉及到一個問題,究竟發生在我們身邊的很多這樣的一種暴恐襲擊,是獨立的這種事件,還是整個國際上日益正在活躍的這種暴力恐怖犯罪的一部分,而且就在鏈條當中?我覺得這是一個我們現在已經必須要去關註和解答的問題,接下來繼續連線中國現代國際關係院的李偉先生。李所長,你好。
  李偉:
  岩松 你好。
  白岩松:
  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究竟它是一個孤立的,發生在我們境內的問題,還是它是整個國際恐怖活躍期間一個大鏈條當中的一環?
  李偉:
  當然我們知道東伊運,包括東突勢力,肯定是國際暴恐主義大鏈條其中的一環。我們從東伊運成立之日起,包括公安部公佈的其它的三個恐怖組織,實際上它就與一些國際恐怖組織和國際的極端組織聯繫的非常密切。當前我們依然可以看到,東伊運這個與國際整體的恐怖鏈條緊密相關的一些證據在裡面。第一個我們看到東伊運派人和其它的國際恐怖勢力一起在敘利亞參加恐怖活動。我們看到東伊運它以突厥斯坦伊斯蘭黨的名稱在網上發佈針對中國的威脅的視頻。所以我們也看到東伊運現在的藏身之處,也是其它的國際恐怖勢力的藏身之處。所以說東伊運在成為國際恐怖組織恐怖組織的重要一環的同時,它就加緊向我們境內,以各種方式手段進行滲透,在我們境內製造蠱惑、煽動製造這種暴恐活動。
  白岩松:
  李所長,這裡其中還有一個非常具有時代特質的這樣的一個牽連。比如說在新疆會有一些宗教的人士會憂心忡忡的說,這些犯罪和恐怖分子,他很多都是年輕人,他平時都不來清真寺,他是在互聯網上去接受洗腦的過程,而且被控制,甚至這裡有很多說完全不是古蘭經教義上的問題,甚至殺一個其他的人,你就可以有一個多麼好的未來等等等等。李先生您怎麼看待不僅是策劃參與,更重要的是對很多年輕人,在這種思想批上一個宗教的外衣,進行這種滲透和控制?
  李偉:
  因為我們知道如果恐怖主義赤裸裸的把它這種暴力和政治,來煽動很多的青少年參加他們的活動,肯定很少有人追隨他,所以說它就借助宗教外衣,成為它的一個包裝。包括我們也知道,它之所以能夠用宗教曲解其中的教義,其實也違反了古蘭經,也違反了先知聖訓。但是我們也知道,當前在我們新疆地區,一些青少年處於一個三盲的狀態,哪三盲呢?第一個是法盲,對法律可以說知之甚少。第二個是文盲,也就是說整體受教育的程度並不高。第三點非常重要,他們還是教盲,我們說他本身也作為一個穆斯林,由於他自身的宗教知識並不太多,所以說如果說他聽到有人跟他一步一步在講,你如何“聖戰”,如何能夠殉教,如何能夠進天堂。
  白岩松:
  其實全是是歪的。
  李偉:
  對,他就認為這是伊斯蘭教的全部,所以你要找任何一個有伊斯蘭教知識的人都知道這個傳播不是伊斯蘭教。
  白岩松:
  解析完我們自然要關註了,如果它的確就是世界整個恐怖活躍的這樣的一個鏈條的一部分的話,不僅僅中國是要高度的警覺,更需要國際的合作。在這一點上我們接下來繼續關註。
  解說:
  5月23日,公安部召開烏魯木齊“5·22”暴力恐怖案情通報會。與會的有來自美國、俄羅斯、新西蘭等29個國家的33名駐華執法安全代表。會上與會各方均對繼續加強反恐領域的情報交流、共同防範和打擊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有著共同的認識。
  而剛剛結束的亞信峰會上,亞信秘書處與上合組織秘書處也簽署了諒解備忘錄,這份協議的簽署,意味著亞信和上合兩大組織將在反恐合作領域攜手。
  阿爾德米爾 亞信會議秘書處執行主任:
  在我們正在制定的行動計劃中,我們的亞信會議有能力打擊亞洲和平安全與穩定的重大威脅。
  解說:
  作為上合組織和亞信這兩大組織的成員,中國與周邊國家的反恐合作從沒有停止過。自從2002年10月到現在的10多年間里,中國與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俄羅斯等上合組織成員國間已經進行了多次雙反恐聯合軍演。
  2013年8月9日新聞顧宏偉 聯合中方戰役指揮部參謀長:
  包括聯合偵查、聯合打擊、聯合封控、聯合保障。總的看行動是聯起來了,達到預期目的。
  解說:
  在上合組織框架下,歷次多邊聯合軍演,都在震懾和打擊三股勢力,提高應對新挑戰、新威脅的能力作為演習的課題。12年裡這些軍演的反恐主題從來沒有發生過變化。甚至以“和平使命”命名的系列的軍演,已經成為了亞太地區著名的例行軍演。
  但是打擊恐怖行動,我們依然需要更多的支持,目前亞洲地區已經成為全球恐怖主義活動的核心區域。
  (2014年5月19日新聞)
  主持人:
  在亞洲最西邊的近東,到海灣的大中東地區,然後巴基斯坦、阿富汗、然後印度的克什米爾以及孟加拉灣的緬甸和孟加拉國,在一直延續到東南亞的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恐怖主義活動已經形成了一條這樣一個弧形的地帶,而這個弧形地帶是涵蓋了亞洲所有的大國的,包括印度,包括中國,也包括俄羅斯,可以說大家都不能夠幸免。
  解說:
  但是面對恐怖勢力更重要的是,如何切斷其根源。這不僅需要完備實戰能力,更需要切斷其運作的資金來源,早在2007年,中國就成為了國際反洗錢和反恐融資領域最具權威性的國際組織,反洗錢金融特別工作組的正式成員。中國人民銀行也建立了專門的反洗錢機構,打擊恐怖犯罪活動的融資。
  白岩松:
  毫無疑問,反恐必須合作,如果出現的局面是,你這已經有一年的嚴厲打擊暴恐的專項行動,但是別人那邊依然是睜隻眼閉隻眼的話你就很麻煩。
  在烏魯木齊發生了暴恐的襲擊之後第二天,公安部就向29個國家的相關人士展示了相關的圖片,包括很多信息,讓大家意識到這次恐怖行動的性質。馬上全世界很多的國家紛紛對這次恐怖襲擊予以譴責,其中美國聯邦調查局首次將它定性為“恐怖襲擊”。聽到這個首次,一方面我搖搖頭,另一方面也鼓鼓掌。搖搖頭是覺得,的確有點晚了,但是鼓鼓掌是晚了也比一直不認清要強。針對這個問題馬上要繼續要聯繫的是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的李偉。李所長,你好。
  李偉:
  岩松,你好。
  白岩松:
  其實過去我們一直是經常搖搖頭,因為國外有些人,或者有意識的,或者無意識的往往把發生的這種暴恐的襲擊,發生在中國境內的,給批上了民族問題,或者宗教問題的外衣。但是這一次比如說美國首次認為它是恐怖襲擊,您怎麼看待過去的有意識或無意識,以及這次的轉變?
  李偉:
  我們從來不認為過去是無意識的。因為過去把發生在中國的恐怖襲擊批上所謂的宗教外衣,民族外衣,實際上是非常不合邏輯的,因為他們對自己所面臨的恐怖威脅,從來沒有把宗教民族問題放在其上,當然我們看到這個背後的因素很複雜。既有一些國家僅僅謀求自身的利益,另外它也從它自身的全球利益角度考慮,認為恐怖活動對中國可能是一個制約,有可能會阻礙中國的崛起,或者說會阻礙和它爭奪世界的好像是要爭奪世界的霸權一樣。這個我們認為美國人在這一點問題上,不僅不考慮國際社會的利益,實際上它自身的利益能夠很好的維護嗎?不能,為什麼呢?我們知道在俄羅斯的車臣問題上,美國曾經也實施過雙重保準,最終我們看到,來自於車臣的一些暴恐分子,在波斯頓,針對美國也進行了爆炸活動,所以說你這樣的反恐雙重標準,是害人不利己,最終有可能是養虎遺患。
  白岩松:
  這次轉變也來自於證據的確確鑿,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恐怕也要從更長遠的角度去看待人類共同面臨的這個挑戰,對吧李所長?
  李偉:
  對,因為我們看到,恐怖主義也可以說是全球大多數國家共同面臨的威脅。我們知道人的生命價值都是同等的。我們的普通老百姓在中國如果受到恐怖襲擊的話,如果其它國際社會不譴責這些暴恐分子,甚至還為這些暴恐分子辯護的話,實際上就是對我們普通老百姓的最基礎的人的生命權的不尊重,所以這個放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毫無道理可言。
  白岩松:
  李所長,最後因為時間的問題,還有一個問題必須問,非常簡短。今後就需要更多的合作,除了態度以及認識之外,您覺得什麼是最重要的,情報分享還是其它的什麼?
  李偉:
  我們認為這個表態是非常好的,包括你剛纔所提到的美國FBI,包括美國國務院都承認了這次是恐怖襲擊,我們說聽其言還必須觀其行,就是說他們能夠真正的製裁與這些恐怖襲擊有關聯的東突的恐怖組織、恐怖勢力,這才是真正反恐合作的進行時。
  白岩松:
  接下來的時候,恐怕我們周邊的一些國家在情報共享方面也要做的更多。我覺得亞信峰會剛閉幕的時候其實也為此搭建了一個非常好的平臺。這之後我們就有了啟動這一年嚴厲打擊暴恐行為的專項行動,其實它都是一個有機的鏈條。恐怖主義不管在哪裡活躍,永遠是全人類共同的敵人。
創作者介紹

入境處

dfrep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